餘音繞樑何止三日

6月26日晚的年度公演已經過去三天了,但那些優美渾濃的和聲一直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,儘管工作和事情讓我團團轉地忙碌,然而昨夜直至今天一大早仍沒有睡意,那些旋律仍在我的腦海裡一遍遍地迴響。我知道,那天晚上我們的歌聲,不僅給觀眾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回憶,而且得到了溫哥華愛樂人士的充分肯定,也給作為歌者的我們帶來了深深的震撼。

有聽說過對別人的演出欣賞不已的,但對自己的舞台表現如此“自戀”,這的確是從未發生的頭一回。因為那晚的演出,是在經過充分錘煉的基礎上,尤其在臨上場前又對第一首“希伯來奴隸合唱”進行再練習,一開場的聲音就是一個漂亮的起點,整齊濃重高低起伏,演唱得比較到位,自己激動著,也激動著聽眾。

無論是“FOR THE BEAUTY OF THE EARTH ”,還是“秋日的私語”和“村民合唱”,無論是女聲還是值得驕傲的男聲,在歌曲的整體表達上有張有弛,可以說是恰到好處。在舞台上的那一刻,我們做到了按照指揮的要求,盡力表達出歌曲的所有內涵和要義,層次是清晰的,聲音是協調的,我們為自己的超常發揮吃驚。

鋼琴老師陳仁蔚說,我們的無伴奏合唱表現最好,我完全贊同。如果說“一根絲線牽過河”的演唱是讓觀眾領略江蘇地方風情,那麼“藍花花”則是把陝北的西北風吹到觀眾的眼前,似乎讓他們看見了那個美麗純情的藍花花和活脫脫的陝北漢子, 尤其是胡艷玲脫口而出的領唱“你要死來就早早地死---”激情高亢,通透亮麗的聲音裡飽蘸深情,字字血淚蕩氣回腸,四部合聲把這首久唱不衰的陝北民歌處理得很好,可以媲美現場歌劇演唱。

那晚的高潮,是歌曲“阿里山的姑娘”和“愛我中華”,是中國人都會唱的歌,所以觀眾情不自禁地跟著旋律打拍子,我從觀眾專注眼神和表情裡,體會到了什麼叫滿足和成功。如果在這個時候,徐天龍老師能夠轉過身,一手指揮台上,一手指揮台下,可以想像其情形將會有多么的美妙﹗

演出完畢,朋友江先生(對音樂有著異常熱愛)和他一家人在台下一直等我,他左手拿著相機,右手對著我伸出大拇指,連連說了幾個太好了,同時又從口袋裡掏出錢包打開,正當我不得其解時,他說,我真的沒有料到你們唱得這樣好,請給我一個你們現場演唱的碟片好嗎,說著就拿出二十元錢執意要遞給我,還補充一句:請你記住啊,以後每一年的公演,一定要給我留票,我還要多請一些朋友來看,真的太棒,我要回去好好仔細再欣賞-----

多麼高貴的評價,多麼難得的知音﹗我在想,如果說我們因為同一個理念走到了一起,相聚在愛樂,因為歌聲而產生情誼,這是最珍貴的人生禮物,我將永遠珍視,我還想說,愛樂,我愛你﹗